--- 美国斯巴达克思同盟政治局的声明 ---

 

反对国内镇压与帝国主义者的 报复行动

 

关于世贸中心的袭击事件

本文是一篇翻译,其英文原文发表于美国斯巴达克思同盟Spartacist League/U.S., 国际共产主义同盟<第四国际主义者> International Communist League <Fourth Internationalist>的美国支部的报纸《工人先锋》Workers Vanguard7642001914

* * *

912昨天发生在世界贸易中心,藉由劫持民航机而杀害了几百名旅客和机组员的袭击,是一个不可捍卫的犯罪恐怖行为。尽管世界贸易中心可能被看作美帝国主义财富和全球势力的象征,但是在那儿有着各种不同种族、族群和宗教信仰的工人在那里工作。如同往常的,在一个工作日上午9点,还有几千个其他工人包括从事交通、建筑、办公室和无数其他行业正经过这两座大厦及附近地区。

这个被袭击的目标不仅不是那些野蛮及凶残的美帝国主义统治者的代表机构,犯下这个极其可怕攻击的那些人(目前完全没有证据足以证明他们是谁)还抱持着与美国种族主义的统治者相同的心态对工人群众及其资本主义剥削者和压迫者并不加以区分

两个统治阶级政党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太急切地想利用这些死伤者的躯体去加强资本主义的阶级统治。对剥削者来说,这是一个去散布一国不可分裂的爱国主义,并试图将社会底层所萌发的愤怒引导离开他们自身$转而朝向一个并不能确定的外国敌人以及美国境内的移民,从而加强国家内部对所有工人的镇压力量的好机会。在美国统治阶级在过去十年来,因为取消有利于工人阶级、少数族裔和穷人的社会福利所增加的许多的贫困、悲惨和全面的退化之上,最近还有几十万人丢掉了饭碗,这么做就对他们更加便利。

共和党总统布什,在国会两党的完全支持下,打着团结在国旗下的口号,准备以五角大楼的战争机器,对他们宣称窝藏恐怖分子的那些国家的人民进行恐怖攻击或者更坏的事。就像上一次,在肯亚和坦桑尼亚的美国大使馆爆炸案后,美国进行所谓的报复行动,向阿富汗和苏丹的一个药厂发射了80枚巡航导弹。还有在那之前的1991年,美国向伊拉克发动全面战争,随后对其进行持续至今的轰炸,与此同时,超过150万的伊拉克人民已经死于联合国的经济封锁中。此时资本主义媒体在响亮的头条中回忆起珍珠港事件。但是,全世界第一个并且是唯一的以核弹在广岛和长崎烧死二十五万人的,正是美帝国主义。

身为在帝国主义野兽肚腹中的共产党人,我们为动员这里的工人阶级以反对美国统治者在海外的战争计画和军事冒险而战。在波斯湾战争期间及其随后所面临的恐怖轰炸之中,我们支持伊拉克对美帝国主义的军事防卫,并且从一开始就反对美帝对其进行饥饿封锁的战争行为。同样地,面对两年前美国领导的北约对塞尔维亚$破坏了这个国家所有基础建设的侵袭,我们高举了透过工人革命击败美帝国主义!捍卫塞尔维亚!的旗帜。在伊拉克和塞尔维亚的例子中,我们说过:推翻这些国家中压迫他们、满手血腥的民族主义政权是该国工人的任务。

紧接世贸中心袭击事件,各种捏造的事件在资产阶级媒体中快速地漫天飞舞。传言说在宾夕法尼亚坠毁的飞机,原本是计画飞往大卫营他们怎么知道?),传言说有一枚炸弹被设置在华盛顿纪念碑,传言说军方在华盛顿特区击落了一架飞机所有的传言都在被报导后几乎立刻消失。这是标准的帝国主义战争宣传,就像美国捏造北部湾事件来加剧对越南的战争,在那个国家英勇的工人和农民打败这个美洲巨兽前,有三百万越南人被杀。

对世贸中心的袭击已经被归罪于巴勒斯坦解放民主战线DFLP,像哈马斯那样的伊斯兰团体,或阿富汗塔利班Taliban政府和奥萨马 ! 本拉登Osama bin Laden,而这些组织均已强烈否认任何责任。但即使是本拉登$这个目前美帝国主义者全功能敌人的所为,他本身就是美帝国主义统治者所创造出来的,在阿富汗的伊斯兰圣战时,他被雇来对抗苏联红军。我们在当时欢呼红军对阿富汗的介入,并指出这是苏联斯大林官僚的极少数几件真正进步的行动之一,它特别对遭到恐怖压迫的阿富汗妇女,提供了延伸1917年俄国革命社会果实的可能性。当年本拉登及其美国中情局支持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们fundamentalist的目的,是要在阿富汗干野蛮和奴役的勾当。

但是,这不仅仅是要对那所谓无所不在和无法认定的外部敌人加速他们的残酷镇压。资本主义统治者将会捉住这次世贸中心袭击事件的机会,大量的增加他们国家对付内部敌人的权力警察、法院、监狱和军队。1995年俄克拉荷马市爆炸案后,克林顿的民主党政府制订了反恐怖综合法案,在这个法律下,所有的移民与外国人都可以在没有任何正式指控的情况下被秘密审判。在共和党的完全支持下,民主党也制定了有效死刑法,大量增加了可判死刑的罪行。

在目前的沙文主义歇斯底里全面推进之时,其镇压力量的最即刻目标将是任何及全部的中东裔人民。不仅在美国是如此,在西欧,例如法国政府,就投入了大量的半军事部队在地下铁恐吓北非和中东族裔。更基本的目的,是要恐吓和遏止在那里的多种族群的工人阶级从事任何社会斗争。可以肯定的是,将工人和他们剥削者的政党特别是民主党捆在一起的,美国劳联-产联AFL-CIO官僚里的资产阶级劳工代理人,在这一点上特别地竭尽全力。但是,当那一小撮靠加倍残忍地剥削劳工而赚得满手脏钱的人和社会上其他人的差距,以几何级数地增长时,统治者们更害怕即使一点抗议的火花也能激起一场社会大火。因此,持续地累积他们长期对国内的少数族裔与弱势群众进行镇压的力量,对维持他们的阶级统治是至关紧要的。

随着前苏联虽然是官僚退化的工人国家,却也提供了一个资本主义剥削与压迫的替代方案的反革命崩溃,美国炫耀其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而且这些美帝国主义统治者自认为他们的铁蹄踏遍全世界,将不再会面临挑战。世贸中心的毁灭及将近几千个无辜性命的牺牲,竟然可以被世界各地很多人所热烈欢呼,这反映出仇恨美帝国主义的激烈程度,也反映出一般人普遍缺乏认识到从内部击败美帝国主义的可能。那些经营华尔街和华盛顿政府当局的人可以而且必须要由美国的工人阶级包括大量的黑人、拉丁美洲人以及越来越多的中东、印度次大陆和东亚来的移民工人从内部扫除。

这个国家中胆小如鼠的改良主义左派,特别以国际社会主义组织ISO作为代表,现在开始指责当初美国统治者在冷战期间对于本拉登及阿富汗塔利班之流的自由战士的支援。不过这些人没提的是,当年他们自己就支持这些反动份子对抗苏联红军。在欧洲,以前曾一度被称作极左派的各个团体早就将他们的政治灵魂卖给了他们自己的资产阶级。对他们来说,把美帝国主义当作主要敌人来攻讦,是他们效忠为了对工人阶级执行大规模勒紧裤头、共体时艰的经济紧缩政策austerity而上台的各国社会民主派政府的托词。

在新殖民地国家中,小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在人民群众面前的完全破产,助长了特别是伊斯兰教的宗教蒙昧主义。面对美帝国主义强大武力,和由美帝所资助与武装,主张种族灭绝的犹太复国主义统治者,有人觉得别无选择,只好身怀炸药,同那些他们认为的压迫者同归于尽。

不管那些对世贸中心进行自杀式袭击的凶手是谁,这显示了,以宗教狂热者为例,相信自己有消灭所有不信者天职的人的心态这种伊斯兰狂热者把工会主义者、左派、没有蒙头纱的女人当作异教徒而认为他们应该得到天谴。在本质上,他们不会比在美国境内的堕胎诊所放置炸弹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偏执狂有远见,而美国国内的秘密警察,也就是联邦调查局,直到最近都还是由居心不良的天主教天主的事工Opus Dei教派的成员路易士 ! 费奇Louis Freeh所领导。当然也不会比那些寻求将巴勒斯坦民族从所谓犹太圣地完全清除的犹太复国主义法西斯分子好到那里。

恐怖主义的炸弹袭击通常由民族主义或宗教的力量所发动,因为他们要么就是无所谓谁被杀,要么就是仇视所认定敌人的整个人口。发生在世贸中心的袭击是而且也只能是计画杀害最大数目普通的、各民族的、劳动的人无差别的大屠杀。

作为马克思主义者,我们反对以恐怖活动作为一种策略,即使是源自真正的(被误导的)反帝国主义的动机$且将国家压迫的真正机构作为其目标,况且世贸中心很明显并不是这种机构。以个别行为取代,无论在特定情况下如何英勇也好,是与无产者的阶级斗争、及工人阶级为带领一切被压迫者以革命推翻整个帝国主义的剥削与压迫制度所需要的意识对立的。相反的,这种恐怖主义活动的主要后果,就是给资产阶级国家提供了加强镇压的藉口。

资本主义反革命发生在苏联之后,美帝国主义统治者企图利用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幽灵来取代无神论的共产主义,作为发动战争的对象。这是他们用来号召人民对抗的新的外部敌人,他们并且打算使用世贸中心的袭击事件,为他们在海外的帝国主义恐怖活动找到进一步的公众支持,继续编织那个美国劳动人民和他们的资本家剥削者有共同利益的谎言。我们说:美帝国主义滚出全世界!主要敌人在国内!我们的任务是建立一个向工人阶级灌输对其自身社会力量和作为美帝国主义掘墓人的历史利益之理解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革命政党。